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
表叔嫖妓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当年,曹雪芹在他的名着《红楼梦》里,用诙谐的手笔描写一位乡下婆刘姥姥参观美仑美奂的侯门深院“大观园”,由于在生平仅见的富贵景像,以致惹出不少笑话。 

如今,香港回归,许多国内土干部到港赴任,鲤跃龙门,身价十倍,变成有权有势的经理级人马。 

俗话“饱暖思淫欲”,来到香港这个花花世界,自不免要到“销金窝”依红偎翠,享受一下温柔乡的滋味,殊不知却惹出一段令人忍俊不禁的风流笑话……有个姓刘的表叔,他过去在国内是个地方干部,曾在某县当过县委书记,今年初不知吹甚麽风,他十分幸运,被那阵怪风一刮,便吹到香港来,在一间国营“蚊型”的公司当了经理。 

他抵港时非常寒酸,衣食住行都很简单,但是不久后,他的财运来了,穿的都是名牌货。 

人靠衣装,一经包装起来,看来他不但年轻了几年,走起路来也变得精神奕奕,公司里的“同志”们都窃窃私语,对他评头品足,指他到任时是个“表叔”,但现在却不同了。 

有甚麽不同?原来这些“同志”们私下都叫他刘大富。 

刘大富自从“充实”了生活的质素之后,他最开心并不是公司的业务,每天都忙于应酬,跟往来港商饮饮食食,卡拉OK夜总会、骨场,经常都会见到他的踪影。 

有一次,他在卡拉OK夜总会喝得半醉,有个港商问他:“老刘,你每晚都流连这种风月场所,难道你不怕上头审核你的业绩?” 

他听了顿时睁大眼睛说:“老子在公司是第一把手,谁管得了我?” 

当时有人见到他这麽大口气,随即嘻嘻哈哈大笑。 

这些笑声是代表甚麽,他自然不知了,说真的,如果这班港商不是在某方面有求于他,他们也不会这麽傻,经常请他到这种地方花天酒地,对于这个现实杜会,可笑的他一点也不知。 

又有一次,有个姓黄的港商托刘大富办一件事,他立即开门见山地说:“可以,但你给我甚麽好处?” 

这位老黄笑笑口说:“大家是好朋友,你心目中想要甚麽?不妨直说。” 

刘大富随即竖起五只手指说:“你给我五万元怎麽样?” 

老黄见他已经开出盘口,马上说:“好,不成问题,事成之后,我还会再送你一件礼物。” 

刘大富见他如此爽快,便问:“你准备送我甚麽礼物?” 

老黄知道他贪得无厌,于是说:“我我会送你一只纯金劳力士,你满意吗?” 

刘大富听到对方说送他一只“金劳”,顿时乐极忘形,仪态尽失,竟然跟老黄称兄道弟起来。 

事后老黄对一些朋友说:“钓鱼的方法很多,如果钓大陆鱼,鱼饵小小便够了。” 

他这句话真幽默。 

不过,这班大陆来港的“土共”,他们并非个个都像刘大富这样,好比伯乐养马,他的马,既有千里驹,也有害群之马。 

好似刘大富之流,自然是一匹劣“马”了。 

有位姓吴的港商,他跟刘大富的私交很好。 

有次他对朋友说:“老刘这个人真不错,朋友有求于他,他永不会托手蹭的。” 

不过,刘大富又有甚麽缺点呢?老吴也说:“他除了贪财,更加好色。” 

当时有位朋友问道:“你跟他这麽熟,能否讲多少出来让大家听听?” 

老吴这晚大概也饮多了两杯,于是说:“各位就当风月故事听好了,千万不要爆出来呀,否则就大件事了……” 

原来老吴跟刘大富私交很好,他们平日除了“生意”上有往来,闲时老吴也经常带他这里去、那里去的耍乐。 

一天晚上,老吴又如常带他去卡拉OK夜总会玩。 

不久,刘大富就看中一个女郎,老吴知道他的心意,便本着“为人为到底,送佛送到西”,随即便跟妈妈生商量,替他“搞掂”。 

这位小姐叫云妮,二十多岁,当晚,刘大富由于人生路不热,结果由云妮带了他去“九龙塘”(香港炮房所在)。 

这时已经是凌晨叁点,入了房,刘大富立即要求云妮跟他洗鸳鸯浴。 

云妮说:“老表,我的时间好宝贵,做完就要走啦,还要赶下一台呀!” 

刘大富诧异地说:“女同志,你不是陪我一个晚上吗?我听朋友说,他已经给了你二千蚊……” 

云妮:“你以为二千蚊好多吗?你一定不知道规矩了,我做这行是逐件计数的,做一个晚上,何止二千蚊!你真是开心了。” 

刘大富至此才知道,行有行规,既然她这麽说,唯有立即脱衣上床开工。 

当他解除障碍上床之后,便伸手过去摸云妮的大奶奶,谁知云妮把手一拨,说道:“上来啦!我个奶奶有甚麽好摸的。” 

刘大富依然当她没事,一只手又再伸过去,说:“你这对奶奶那麽引诱,不摸摸怎麽可以呀!” 

云妮见拗不过他,于是出蛊惑,随即拿起床头的烟灰盅,放在胸部上面,说道: 

“表叔,唔该你上来啦。”接着她一烟在手,吞云吐雾起来。 

刘大富见到如此情景,不禁大笑起来,说:“我亲爱的女同志,麻烦你拿开这个烟灰盅,等一会再吸烟啦!” 

云妮随即“唔”了一声,说:“你在下面开工,我上面又怎麽会阻碍你呢?” 

刘大富说:“话不能这样讲,你这对奶奶那麽美丽动人,我……我想摸一下啦!” 

云妮说:“一件还一件,我收了你朋友二千蚊,只是答应给你打洞,并没有答应把我这对奶奶让你玩呀!好,你想玩都行,另外计算。” 

刘大富此时如箭在弦,见她这样讲,自然满口答应,说道: 

“好呀,你要怎样计算就怎样啦!”说时立即伸手过去。 

谁知云妮的“玉女穿云”手比他更快,只见她把手一扬,便拨开他的手,说道: 

“我要现钱交易,先钱后货,五百蚊,任你摸,任你玩!” 

刘大富顿时张大个口,半晌才说:“甚麽,摸摸奶奶,你收五百元?” 

云妮说:“嫌贵可以不要,平时起码一千哦!” 

刘大富想了再想,结果仍然拿了个银包出来,给了云妮五百蚊,她收了钱,然后才拿走那个烟灰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