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言情
第一次玩三P的经歷

提示:图片采集于互联网,图片中附带其他网址请勿在浏览器打开以免中毒!

我是一位漂亮的姑娘,今年24岁.大眼睛,长头发。167公分的身高,苗条大方,53公斤的体育重,一对惹事的大奶又白又圆.大学毕业后,就职一家广告公司作文员.

男朋友蚊哥今年28岁,是一个温柔,体育贴的好男人.三年前认识我后,一直和我守着.21岁那年暑假,在大学的宿舍里,我将自己的身体育当作生日礼物送给他后,再也沒有主动碰过除他以外的男人.

蚊哥是一个健壮的男人,每次都弄得我高潮迭起,蚊哥在性方面给与我极大的满足,曾有一度, 我觉得非常满足. —-做女人真好!就像广告词里说的一样.

但是,久而久之我们的性生活逐渐缺少了情趣,我心照不宣的维持着.但心里却充满担心,又有些无奈.蚊哥是一个细腻的男人,他也看出了我的无奈.一日,蚊哥给我了一册列印的网络小说,(那时他从公司的电脑上列印来的)其中第一篇名为,看得我面红耳赤,骨酥肉麻......性爱小说,特別是那些描写交换的小说,位我眼前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.

–有时候,我们在床第间也放浪的开一点小小的玩笑,幻想会使我和他激情倍......

为此,蚊哥专门为我购买了一台电脑,是我更加方便的在网上阅读,交流.

我们时常在网络上阅读一些成人文学,一些交换的小说,叫人面红耳赤,有让人心动不已.如果说追究失什么原因促使我们后来进行"胆大妄为",那么肯定是网络了.

我很爱我的男友,而他也很爱我.我们心里都非常清楚,假如在疯狂一点,我们的感觉会更好的.为此,我们曾经试尝过一次,不过沒有成功.原因是那对情人太害羞了,(何况是熟人)因此,挺遗憾的.有时候,自己感到挺矛盾的,又想做一个安分守己的女人,又想体育验以下疯狂的快感,害怕自己变成一个淫荡的女人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又经常幻想放纵的快慰......性爱是一个非常奇妙的事情,它可以使女人成仙,也可以使女人成为魔鬼.

男朋友蚊哥是一个挺宽容的男人,他很细腻,非常关心我的感觉(性爱时的).他从不对我提什么要求,也从不过分在意我与其他男子接触.

有一次,我和单位同事们集体育去游泳,游玩中一位一直追求我的男同事在水中偷吃我的豆腐,不料被他发觉,以他的性格我本以为他会生气,然而他却笑了笑了事.事后,他对我说,我知道你喜欢这样疯玩,只要你高兴,我不会在意的.

我问:为啥?—-

他说,我对你有把握.他还表示疯一点的女孩子,更令人喜欢.他还说:他不在乎这些,只要我的心属于他的,身体么,可以随意一点.不过,他坚决要求我不许和太风流的男子来往,如果染上病菌,传染给他,他会宰了我的!

他很出色,因此,我也从来沒有做过出格的事情.虽然骨子里流淌着一点点不安分的血液,但是,在众人眼里,我还是一个很文静的女孩.可是当我俩在一起时,我觉得我象变了一个人似的,他的性慾很旺盛,我很喜欢他.

我们经常在夏天的晚上,我经常只穿一件连衣裙而不穿内衣,和他一道漫步大街,冷不防他的一个小动作,会使我感到非常的刺激.(其实,我建议其他女孩子也不妨试一试这个游戏)当夏风从裙子下面吹拂自己的私出时,不仅会有种只有裸泳时才体育会的奇妙感觉,而且,手还得紧紧的捂注裙摆,唯恐漏光.就象小时候随大孩子偷西瓜时的那种特有的刺激.

心中疯狂的慾望,就象一棵小草,只要有阳光,就能疯长.蚊哥就是我的阳光.蚊哥给与了我极大的理触.甚至是怂恿.一次在床第间上,我大胆的对他说:我不反对同时与两个甚至3个男子做爱.

他就说:你去找,只要不是你的同事和我的同事,我就和他们一起狠狠的爱你!

我又说:我怕我的身体育吃不消.

他说:那我就拎把刀让他们轻点,谁不听话我就给他跺下来..,闻听此言,当时我的心里好感动,庆幸自己找到了一个好男人。

今年5月,我俩策划了一起小小的阴谋.—-那天,我们邀请他的一个朋友小赵和爱人吃饭,大家喝完酒后去ATV包厢唱歌(是我俩预先设计好的,小赵与我也很熟悉,对我也挺好).我特意穿着挺薄的衣裙.跳舞时小赵趁着酒意和我条贴面舞,我俩挺投入,接着蚊哥也和小赵的妻子跳起来.开始还很好,小赵还吻了我,他妻子和蚊哥也贴的很近,当时我有点迷迷忽忽的,任凭小赵的双手在我身上游离.跳了一阵,我们又换回来,开始由我和蚊哥跳,蚊哥几乎将我的衣服撩成了半裸,当我俩等待他俩回舞池跳舞时,不知怎么搞的,他们俩竟提出要回家–不玩了!说完,俩人急匆匆得走了.

往这小赵夫妇里走的身影,我感到非常的沮丧.我问蚊哥是不是和小赵的妻子玩的太过火了?

蚊哥说:沒有啊,我们俩玩的挺好的,她挺愿意的!并且还搂着我手搭在我的屁股上示范......

第二天,小赵打电话给蚊哥,闭口再也不提昨晚的事,蚊哥说:肯定是这俩玩不起!此后,小赵也很少与我们交往.我们再也不敢有找熟人玩这种游戏的念头了.

一个星期天,我和蚊哥去小杰的家里做客,小杰是蚊哥的一个朋友,今年30岁了,追他的女孩很多,他像走马灯似的还了一个又一个,始终沒有结婚.那天午饭后,天气很热加之吃饭时又喝了点酒,我感到非常热,于是我就去小杰的室居的卫生间里沖了个凉,当我出来的时候,发现蚊哥和小杰坐在一起,小杰的脸彤红,我一时并沒有在意,以为他俩酒喝多了.就继续看电视里的一部肥皂剧,过了一会,小杰说他也要沖凉,就进了卫生间.

这时,蚊哥从后面搂住我,对我说:刘虹,你看小杰咋样?

我忽然明白,他俩刚才密谋过.故作惊讶的望着蚊哥.蚊哥亲切的对我说:我刚才和小杰说好了,今天,咱们三人玩一次.

看着蚊哥为违泛红的脸,我又惊又喜.埋怨到,你喝醉了!......

卫生间里传出小杰的沖洗水声,我觉得自己的脸很烫,蚊哥的手在我的身上不停的抚摸着.摸得我身上也烫,良久,我正色的对蚊哥提了一个要求,"今天是头一次,可不可答应我一个要求?你去告诉小杰,他只准亲我,摸我,不许那个.

蚊哥回答,可以和小杰商量一下.指着我的鼻尖笑话到.你平时喊的凶,一来真的,就玩不起!沒出息.我红着脸笑了.

话间,小杰从卫生间出来了.他腰间围着一条浴巾,正着眼睛镜片,笑盈盈的用目光询视着蚊哥.蚊哥和我此刻正座在沙发上,蚊哥对我说:刘虹,做过来点,让小杰坐在你的身边..

我听话的朝蚊哥那边挪去.于是小杰就坐在了我的身边,和蚊哥一起将我夹在中间.开始了我梦寐以求的游戏.

我不敢视望小杰,害羞的低着头,感觉蚊哥的手已将我连衣裙从肩头缓缓拽下,露出了我的一边胸脯,小杰便温柔的叫了声:啊!–刘虹.

便探出一只手抚摸了起来.顿时,我的身体育亢奋起来....我慌忙将自己的脸埋在蚊哥肩头,感觉到小杰的手在我的乳房上温柔的抚摸着,在极度的害羞与慌乱中,承受着两个不同男人的抚爱.蚊哥温柔的捧起我的脸,与我热吻起来.同时,缓缓得将我的连衣裙另一边拉下,呀!随着我的一声轻叫,我那美丽的双乳裸露出来,呈现在两个沖卖激情的男人面前.

蚊哥继续深吻着我,.....

小杰的两只手一左一右摸着我的乳房,指尖拨弄着我的乳头,我的乳房很快涨大起来.他火烫的脸颊贴在我的裸露的背上.顿时,我感到安全了几分.我喜欢温柔的男人.这时,蚊哥忽然拿开了我的脸,我睁眼望见他正深情的望着我.

他对我说:刘虹,该吻小杰了!然后深情的对我一笑,接着,就将我的身子拧向小杰,,–这是我第一次裸露着双乳正面面对另一个男人.瞬间,极度羞耻佔据着我的心,当我与小杰的双目相遇时,又立刻返身抱住蚊哥,蚊哥一边亲我一边鼓励我,又将我拧给小杰,小杰主动捧住我的脸,仅说了声:你真漂亮.

立即我产生了一种莫名状的沖动,闭上眼扑了过去.主动将双唇送到小杰的唇边,和这个健壮的男人接吻起来.当我的舌头与她的舌头交在一起时,我只知道,我非常动情.身边的蚊哥,开始动手脱我的连衣裙,不只为什么,此时我竟大胆起来,在任凭小杰达双手抚摸我的同时,又一边抬起身子配合蚊哥脱我的衣裙,直到被脱的一丝不挂.

这时,我的腿间开始湿润,象是有几只蚂蚁在哪里不停的爬呀爬呀.噢,我叫了一声,蚊哥的手开始拨弄我的下身.我的身体育不停的扭动起来,大腿间汹涌澎湃!我开始呻吟起来.嘴中不停的吸着小杰的舌头,任凭他的另一只手肆意的玩弄着我的乳房.

蚊哥用手轻轻一拨我的腿,我便自觉的分开了双腿,他将他的脸埋在了我的两腿之间,开始用舌头舔我的私处,并发出滋滋的声音。我更加卖力的吸着小杰的舌头,喉咙里发出欢悦的叫声。

此时,小杰身上的浴巾不知何时早已揭开,我的一只手也不知不觉的握住了他那粗壮的阴茎,温柔的给他套弄着。小杰也更加温柔了。他轻轻的变换了一个姿势,将我的脸影导到他的双腿间,一个昂首勃发的大阴茎立刻展示在我的眼前,小杰皮肤很白,浓密的阴毛显得格外的黑密。我真的好喜欢耶,当我刚想沖动的含下它时,蚊哥停止了动作,把我抱到床上,并和小杰换了一下位置.

蚊哥亲吻着我,问我:感觉好么?

此刻,欢乐已经使我忘记了害臊,我松开我在手中小杰的阴茎,搂住蚊哥告诉他:我好开心!

小杰与蚊哥会意的一笑,一左一右躺在我的身旁,抚摸着我的娇躯。

小杰说:刘虹,我为你舔一舔吧,

我望瞭望蚊哥,蚊哥的目光在鼓励我,我笑着对小杰点点头,并分开了双腿,将自己的阴部高高的挺起来,等待小杰。

啊,我叫了起来,小杰的温湿的舌尖舔在我的阴蒂上,使我好舒服。噢–,我又一次叫起来,小杰的舌尖转到了我的肉缝里。我一把抱住在旁边看的发呆的蚊哥,狠命的亲吻着他,扭动着屁股,不停的呻吟着。

啊—啊—啊—–啊,蚊哥,噢—,呀—–呀,小杰,我爱你们。

在小杰的吸、舔之下,我的阴道极度需要充实,很快的大声喊道:蚊哥,要我,我要你要我!

话音刚落,蚊哥立即将我的身体育拽过来,我返过身体育,淫荡的将自己的屁股翘起来,等待他的阴茎。

(平时我最喜欢被男人从后面干,因为那样可以最大满足自己)。

蚊哥的龟头刚搭在我的阴蒂上,我一扭屁股,扑的一声,便插进了我的阴道,我快乐的淫叫起来,小杰则将他的阴茎塞入我的小嘴中,只见我腿间插一根,嘴中含一根,我感到我是世间最幸福的女孩子了。

蚊哥一波一波的抽插着我,小杰不停的抚摸,搓揉着我的大奶,而我的嘴上吮吸着小杰的大阴茎,一只手在握这它,另一只手还伸向后面的蚊哥,摸着他的睪丸。我真的沒有想到,两个男人是那么的温柔,

原以为玩3P的那种被轮奸的猜测沒有了,有的时无盡的回味。

蚊哥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,越插越快,我被一种巨大的幸福包围着,全身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到我的双腿之间,忽然,我吐出小杰的阴茎,大声的喘叫着,屁股也更加扭动的利害。

啊-啊—啊啊啊—-啊-,啊—–啊—,蚊哥的阴茎终于跳动起来,一股温热的精液射入我的子宫。

小杰立即与我亲吻起来,他悄声说:刘虹,我也想要你。

我点点头默许到,顿时,他和蚊哥都笑了起来,真的?

我笑了笑:真的!不过每人必须要我三次!说罢,我向着小杰仰面躺下,双腿分得很大很大,笑着唿唤小杰:快上呀,小杰!